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华为活下来了!人均年薪70万,2021却更艰难

御柳/文

3月31日,华为如期发布了2020年财报。

犹记得2019年财报沟通会上,轮值董事长徐直军那句悲壮的话:“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争取)明年还能发布财报。”

一年之后,华为活了下来,发布了最新的财报:2020年华为营收和利润均实现了正向增长,分别为891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净利润64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基本符合了华为预期。

但我们仍然可以看到美国制裁对华为业务造成的巨大影响:营收增速出现历史最低,营业利润率历史最低……面对更加不确定性的2021年,华为将更加艰难。

制裁之下 增速现历史最低

正如一年前创始人任正非所说,虽然受到了美国制裁,但在惯性影响下2019年华为仍有大幅增长,关键是要看2020年,华为全年处在美国制裁之下,是否能够安全度过。

而此时,华为给出了答案:活下来了。

2020年华为全年实现销售收入8914亿元,实现3.8%的增长;净利润646亿元,同比增长3.2%。虽然增长幅度非常小,但能在制裁加疫情双重压力之下,实现正向增长已属不易。“基本符合了华为预期。”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提到。

对比历年来华为财报,可以看到美国制裁对华为的影响还是较大的。从图中可以看到,华为营收增速出现了历史最低,而且营业利润率也达到了历史最低,为8.10%。

对于利润率的不断下降,华为集团副CFO史延丽明确表示,华为从来都不是一个追求高利润的公司。尤其是在去年(2020年)艰难的情况下,华为仍然保持了高投入的研发;而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华为的物流和交付成本均有所增加。

财报显示,华为2020年的研发费用支出达到人民币1418.93亿元,约占全年收入的15.9%,达到了历史新高。华为近十年研发累计投入已经超过了7200亿元。

对于高研发投入的战略,史延丽表示华为不会动摇,仍将坚持这样的战略。也正是坚持对创新技术研发的投入,华为才能成为行业的领军者,进入无人区。

胡厚崑在此次媒体采访中也表示,虽然华为海思受到了影响,但团队基本稳定,因为他们都投入到了创新技术的研发当中。

据了解,近几年,华为坚持每年将10%以上销售收入投入到研发。欧盟委员会曾表示,华为研发费用以年增长至少16%的速度在提升。这也是华为能够一直超越、并成为全球领先企业的秘诀之一。

任正非曾提到2020年春节2万多名华为员工加班,就因为要赶着开发新技术,而这个新技术将会使得华为在全球竞争中脱颖而出。

经营活动现金流五年来最低 发债增多

财报中一个非常显眼的数据也让外界对华为充满了担忧:2020年华为经营活动现金流为352.18亿,同比下降了61.5%,为5年来最低。

对此,华为表示是由于2020年公司持续加大对云、研发等的投入,而折旧、摊销增加,同时应付账款减少导致。

与此同时,华为发债增多。2019年10月,华为首次在国内发行30亿元中期票据融资,2019年和2020年相继发行2次和4次中期票据,期限3年或5年,年度规模分别为60亿元、90亿元。

而2021年以来,华为也已经两次出手发债,募集资金来补充公司以及子公司的运营资金。来自中国货币网披露,继1月29日发行第一期40亿中期票据后,华为拟再次发行今年第二期中期票据40亿元。

此前,任正非对于华为在国内发债一事曾经做过回应。他表示,华为资金比较宽裕,而之所以发债:一是,必须在最好的情况下发债,增强社会了解和信任,不能到困难时再发债;二是,发债成本较低,低于4%,比较容易接受;三是,过去主要在西方银行融资,现在西方银行融资的管道慢慢不是很通畅,改换到国内银行融资。

华为下一个增长点在哪?

从具体业务来看,2020年华为运营商业务收入3026亿元,增长0.2%;消费者业务收入消费者业务收入4829亿元,增长3.3%;企业业务部分收入1003亿元,增长23%。

作为主航道业务,运营商业务在总营收中占比逐渐出现下滑;2018年消费者业务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成为华为第一收入来源;2019年华为消费者业务首次超过了50%。不过,从2020年财报来看,运营商业务和消费者业务均受到了较为明显的影响。

尤其是消费者业务,出现了个位数的增长。而且,此次华为财报并未公布华为手机的销量。

2020年三四季度,华为手机已经出现大幅下跌。数据显示华为在2020年第四季跌出全球前五,出货3300万台同比下跌41%。主要是由于从操作系统到芯片等华为手机所有供应链均受到了美国制裁影响,尤其是芯片问题。

此次媒体沟通会,大家关注的重点也是在更加艰难的2021年华为手机何去何从。在华为已经出售荣耀业务之后,甚至还有谣传称华为将卖掉高端业务,甚至整个手机业务线。不过,华为后来做了澄清。

胡厚崑表示,华为的旗舰机型还将会按照原计划发布时间发布,而且相信未来华为仍会是手机领域的领导者。

这意味着华为旗舰机型P50系列已经在路上了。

对于芯片问题,胡厚崑表示将继续保持着合作开放的心态。因为华为相信基于全球合作模式的产业链形式依然是半导体发展的主流。同时胡厚崑希望各国政府帮助产业链恢复全球化的合作。

虽然手机业务和运营商业务增长放缓,但胡厚崑认为整个社会数字化进程已经不可阻挡,华为要扮演好数字化转型的赋能者角色。

尤其是5G作为基础设施,与各个垂直领域相结合,将带来巨大金矿。胡厚崑对此充满信心。

任正非今年2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说过,不依靠手机也能存活。比如在5G应用上,(华为)选择了矿山作为突破口。“中国有5300多个煤矿、2700多个金属矿,如果能把8000多个矿山做好,我们就有可能给全世界的矿山提供服务……我们不依靠手机也能存活。”任正非表示。

另外,华为已经开始投身到万亿规模的智能电动汽车市场。不同于小米、百度造车的目标,胡厚崑表示华为在智能汽车领域的定位是做智能网联汽车增量部件供应商。

“华为希望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汽车部件供应商,华为要帮助汽车厂商造好车。”胡厚崑表示。

国内收入贡献超六成 海外变数加大

从区域来看,除了中国市场之外,华为海外其他市场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华为表示,欧洲中东非洲地区以及亚太地区虽然5G网络建设实现了增长,但很由于消费者无法使用GSM生态的影响,收入出现了下滑;而美洲地区不仅受到运营商业务的波动,消费者业务也受到了影响,因此出现最大幅度的下滑。

从占比来看,2020年华为中国区的收入在全球的占比再次增加,达到了65%,同比增加了15%。

2018年之后,华为在中国区市场的收入占比就在不断增加,对国内依赖程度逐渐增加。

人均年薪70.6万元 同比微增

另外,财报显示2020年华为员工数为19.7万,也达到了历史最高。2020年华为工资、薪金及其他福利支出为1390.95,如此算来,华为员工平均薪酬为70.6万元,相比2019年的69.56万实现了微增。

今年2月4日,媒体报道,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宣布:华为2020年股票分红,预计每股1.86元,在饱受美国打压之下,能分发如此奖励实属不易。据了解,2019年华为每股分红为2.11元,2018年每股分红1.05元,2017年为1.02元,如此来看,2020年的1.86元的分红并不太低。

前两天,小米也公布了2020年财报。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小米拥有22074名全职雇员,其中15363名雇员持有以股份为基础的奖励(股权激励占比69.59%),而小米的薪酬开支总额(包括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为人民币99.15亿元。由此推算,小米人均年薪约为44.91万元,人均月薪3.74万元。

同一天公布财报的腾讯,2020年有85858名员工,其中总酬金成本为人民币696.38亿。简单平均一下,员工人均年薪高达81万。

(责任编辑:贺锦格_NB1884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华为活下来了!人均年薪70万,2021却更艰难